返回谁在挑战中国画的核心价值

时间:2014-06-08
文/西沐     摘自中国艺术品投资杂志

几千年来,中国绘画形成了其自身较为稳定而又富有包容性的核心价值,这种价值是中国绘画大放异彩的内在根据。为什么说中国画有其独特的魅力呢?这是因为中国绘画有其独特的核心价值。但是,核心价值的存在与核心价值的推广,却被社会大众认为是两回事。中国画的发展有很漫长的过程。但是一个容易让人痛心的过程。因为,在中国画市场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形形色色、层层面面的人在不断地挑战中国画的核心价值。


田黎明《乡野村姑》      2006年作

不少人可能对此不以为然,但我们只需要稍稍回顾一下,就会看到一幕幕中国绘画的悲、喜剧。2005年,各大拍卖公司秋季艺术品拍卖现场人气高涨、各家拍卖公司喜笑颜开,其情景让人记忆犹新;2006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却迎头撞上了南墙,不少跟风、新涉市的收藏者成了牺牲品;最近,书画伪作依然在拍卖市场上频频惊现。这些年来我们不断忍受着令人作呕的画家炒作、风靡盛行的收藏者投机、激增猛涨的价格泡沫、骇人听闻的迷信著录、层出不穷的知假贩假、车拉船载的书画伪作和遍地开花的虚假宣传中介机构等,甚至还有那些为了吸引注意力而故弄玄虚创作出的“穷山、恶水、败花、丑树、危房、傻人”等系列作品……这些虽然曾经令人们眼睛一亮,但在粉墨登场后均匆匆谢幕、踪迹全无了。在中国画市场繁荣的背后,潜伏着如此之多有目共睹的隐忧。在中国画市场中,究竟谁在挑战中国画的固有价值?

诸多不如意现状的酿成,除了可以归咎于当前艺术市场初级阶段的幼稚之外,专家们更愿意认为,更深层的原因是中国画市场的各方都奉行着经济利益至上,而忽视了中国画艺术的核心价值——艺术价值。在中国画市场的运作中,价格偏离了中国画的核心价值,出现了中国画市场的价值取向与中国画本身的核心价值背离的畸形发展态势,使中国画市场发展遭遇到了最大的挑战。




田黎明高士图》       2011年作

(1)市场的价值取向上发生了什么
当前,在信息高度不对称的情况下,中国画市场的价值取向成为画商及炒家谋取暴利的竞技场。收藏家与作品的艺术之间没有在艺术层面上进行对话、交流的平台,绘画作品被当成了一种投资或有价的手段而大行其道。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威海晚报》“艺术投资”周刊上的一篇冯超先生的艺术资讯文章有一个较好的分析与透视。文章对当前中国画市场的投机现象做了系统的阐述,重点揭示出多数买家只关注中国画投资的回报率,而无视其艺术水平。

在健康的艺术消费流程中,书画的最终归宿是收藏者。收藏者的鉴赏、交流、品评,使书画作品实现了固有的艺术价值。但在当前的中国画市场,尤其是中国画拍卖市场中,购买中国画纯粹为了观摩学习、装饰家居的人并不多。多数买家只是关注书画投资的高回报率,希图用购买中国画来获利或保值、增值。正如眼下,在不少地方的一些拍卖会上,人们常常见到的真正的收藏家并不多,倒是画贩子、画商成群结队。 


方向《春日偶题》100X68cm    2009年

这种购买动机已经逐渐显现出了巨大的危害:其一,目前,中国画市场尚处于发展初期,投资者难以对画家和作品艺术质量做全面了解、难以对市场价格做理性的比较和分析,很容易被某些表面假象所迷惑而盲目跟风,或偏听偏信某些媒体和经纪人的蛊惑,购买低俗的行画、套路画甚至赝品。其二,目前的书画市场,存在着很大的价格泡沫。例如,尚处于上升期和风格形成期的当代青年画家,其作品价格有的高达几万元1平方尺,已超过一些明清名家和已有定论的去世现代名家,这种现象不论从艺术家的成长规律,还是从书画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分析,都不合情理,违反了正常的收藏规律。其三,投资性市场结构与当今国内的整体经济水平和消费水平相悖。国民人均年收入水平,是艺术品市场的基础。事实上,目前,中国书画市场的火热只是少部分经济高度发达地区的局部性过热。这样,狭小的中国画市场购买圈,既难以使投资者有更多的机会获利,也难以造就广泛普及的大众基础。投资性购买是中国画市场虚假繁荣的主要原因,同时,虚假的繁荣又加速了赝品在市场的流通。


方向《南园余韵》100X68cm    2007年

(2)中国画市场的价值取向怎么整合艺术价值
在中国画市场中,寻求艺术价值与市场价值的双赢始终是思考与实践的目标。现在,国内市场频频爆出的高价,使一些人们画家急功近利、耐不住寂寞,不是把精力用于做学问、用于追求较高的艺术境界,而是急着奔向市场。一些画家为了攀比价格、迅速获利,或者大举买版面、出画册自我炫耀;或者出资开研讨会、邀请名人吹捧、恶意包装炒作,期待名气大噪之后,漫天要价、赚得个盆满钵满;也有一些画家为眼前利益大量复制自己的作品,生产小品画、行画和套路画;更有惟利是图者,为了谋取暴利而制作赝品,不仅丧失了画品,连人品也弃之不顾。等到眼下书画市场走向规范后,这些画家的作品就必然掉价、流标。因为,画家的天职,在于用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段,把自己的高尚审美理想,倾注于作品之中。只有具备了深厚的笔墨功夫、高超的技法和苦心钻研画外功力,作品才可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和历史的推敲,最终被市场所接受和认可。艺术面前来不得半点虚假。只有找回“废纸三千”的艺术追求,才可能挖掘出作品深度、才可能创造出作品的艺术价值。敷衍、潦草地应付市场,无疑会使本来就十分脆弱的中国画市场雪上加霜。

其实,市场的火热不一定就意味着艺术水准的提高,市场上的高价也不一定代表着艺术上的成功。因为,艺术市场说到底是一种经济行为,这个行为的基本动机是利益。市场不管你是红是白,它关注的就是销路。艺术市场的形成不是因为艺术取得了多么大的进展,而是市场和资本运作的需要。具体说有以下几种看法:一是全球性的当代艺术品投资处于热潮中;二是由于国内股票、房地产投资回报率呈下降趋势,而使得大量资本进入艺术品市场;三是势头良好的中国画市场趋于饱和,或者混乱使得更多的投资者望而生畏;四是当代艺术还属于投资空白点,还有很大的投资市场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和中国当代艺术是两个问题。所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不一定就代表了中国当代艺术应有的价值取向。这就好比中国的球市很火,但中国足球却没有在火热的球市推动下挺身走向世界,反而一再低迷,并爆出“黑哨”、球员身价高、素质低等弊端。


郑庆余《记忆.轮回》   77cm*146cm   纸本工笔     2007年作

今天,艺术市场已不仅仅是一个提供创作者基本的生活和创作条件的途径,而更多的是充当了一个遴选者、评判者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对创作与其说是提供经济支持,不如说是一种规则的制约和限定。进入市场,就要遵循市场的规则。市场越强大,对艺术创作的制约力便越强。但是,我们又不能把艺术市场仅仅看做是一种价格涨涨落落的经济行为,价格“暴力”还会在一个经济社会中时时动摇艺术的价值评价体系。从根本上说,艺术是一种人类摆脱现实沉沦、寻求精神慰藉的表征和载体。人们歌颂梵高,也许主要不是因为理解、欣赏梵高的艺术,更在于梵高甘愿被市场抛弃也要坚守自己的艺术理想。梵高的故事维护了现代主义艺术的独特价值,而这也正是艺术能卖钱的本钱。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批评并非只是评价某一作品的好坏、高低与成败,而是通过批评话语不断地赋予艺术以价值。所以,不要把在市场上成功的当代艺术当做合理的价值取向,更不能以市场是否认可来衡量自身艺术判断的正确与否。判断艺术的真正标准是作品本身艺术水平的高低,批评要发出强有力的自信声音。回到中国画上来说,评论家应该和画家、画商都是好朋友,从更高的地方如哲学的角度来给画家们的作品定位,在中国画市场中起到正确的导向作用。另外,利用媒体传播效应将中国画的艺术价值灌输到人们心中,也是整合艺术价值与市场价值的有效途径。


郑庆余《对望的记忆——撄宁》   170cm×112cm       纸本工笔    2013年


(3)中国画的核心价值如何兴起?
上面,我们论述了艺术价值与市场价值的关系。那么,对于中国画而言,如何兴起其核心价值呢?

首先,要把握中国画的审美功能。审美本是中国画的价值核心。在精神产品中,艺术品处于距物欲最远的、以审美为核心特征的超功利层面。尽管在艺术诞生的初期,审美性与实用性融合在一起,但一个明显的趋势是随着人类物质生产能力的增强和精神需求的丰富,艺术产品会日益摆脱功利因素,不断地强化其纯粹的审美功能。审美属性使传统中国画的创作和鉴藏,都是基于超乎功利的精神领域的,同时,这种超乎功利的创作和鉴藏方式也在不断醇化着中国画的独特文化价值。中国画的发展史是一部从实用功能向审美功能渐渐演变的历史。

其次,要把握中国画的艺术价值。艺术高于一切。在中国画的市场经济利益与中国画的艺术价值发生冲突的时候,其经济利益要服从于其艺术价值。同时,中国画的艺术价值也重在强调个性、开拓创新。自元朝之后,中国绘画几乎很少有让人信服的创造和出新,而是在一代抄一代、一代不如一代,形成自己风格者甚少,这种形势扼杀了中国画的创作能力和动力。但是,我们自己偏偏毫无觉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常常谓之曰“传承传统”。在这种风气的盛行下,中国画的创新、发展之路又能走多远?中国画核心价值的兴起又将等到何时?

再次,要在市场定位上突出中国画的艺术定位。凡是能给人们带来美好预期的东西总会被资本附身,中国画也不例外。它借助资本的力量使其流光溢彩。在目前中国画市场不断出现的各种假象背后,那些不断上涨的交易数字究竟暗含着多大水分?当那些声称“看不懂艺术看得懂市场就行”的老板富豪们,一掷千金买回的是成百上千的假货、仿品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想过有一些盲目在里面呢?长此下去,他们对这个市场还能有多少信心呢?因此,中国画有了市场定位后,我们不能忽视其艺术定位,要用真正的艺术感染人、用艺术的力量鼓舞人,使中国画市场朝良性方向发展。


郑庆余《天使的玫瑰也会枯萎》     120cm×72cm         2010年     纸本工笔


另外,要正确处理画家、画廊、藏家、媒介的关系,使艺术品拥有更大的市场、更高的价格。画廊是中国画市场中的主体、是中国画市场中起主导作用的中介环节,更是经济的“晴雨表”。其基本的功能是代理画家的作品,有序和系统地宣传、包装画家,为画家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画廊通过出售画家的作品或者向拍卖行输送优秀画家的作品,最终赚取利润;画家,作为艺术品的创作者,应踏踏实实地搞研究,不断创新,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精品;收藏家,作为艺术品最终的拥有者,他们的收藏方向将最终决定艺术品市场的走向。因此,收藏家也应不断地学习,逐步提高自身的鉴赏能力,在收藏作品时要有更全面、更理性的思考;媒介,作为评论、传播者,要以公正、客观的态度来彰显中国画的艺术价值,使中国画的艺术精神发扬光大。四个环节环环相扣、相得益彰,艺术品市场才能健康前行。


郑庆余《心事》Ⅳ         61cm×100cm        2007年     纸本工笔

最后,要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发扬中国画艺术和中国文化的宝贵经验,进一步把握中国画市场内在的发展规律,使大家对中国绘画艺术及其市场走向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认识。
莫让浮云遮望眼,觅得真价始见金。浮华的市场利益在对中国画核心价值构成挑战的同时,也为其带来了发展的机遇。我们要以清醒的头脑,理智地对待中国画市场中的种种现象,认清中国画的本质,讲求内在精神、艺术内涵,则能剥离诸多表象,避免盲目追随和拜金主义的泛滥,彰显中国绘画的卓越思想品格,最终为中国画市场的发展开辟出一条光明之路、持续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