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摄影作品如何走市场?

时间:2014-05-25
◎本报记者 梁丽娟



       “如果想让一个人破产,那就让他去摄影。”这句坊间流传的对摄影的调侃语形象地说明了摄影是烧钱的行当,摄影人不仅要经常面对器材设备的更新换代,而且要经常省吃俭用外出采风创作。更让广大摄影人纠结的是,这些心血结晶除展览、发表、出影集画册等常规传播方式外,大量的底片只能压箱底,海量的数码文件最后被存放在电脑某个文件夹或一个个数码存储器内,无法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即便是那些摄影名家名作,如果与绘画书法作品相比,其价值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距太大了。
       什么时候我们的摄影作品也能像书画那样,在艺术价值外,还能赢得市场的认可,获得更多的经济价值?怎样实现以影养影,让摄影由烧钱转为赚钱?我们摄影人应该怎样做,才能应对市场的检验与需求?……
       近日,在山东云志艺术馆举办的“当代中国著名摄影艺术家风光摄影展”活动中,参展的10余位风光摄影家以及业内知名专家学者,就摄影艺术品市场发展进行了深入研讨。

       摄影作品值不值得收藏?
       “照片与油画相比,值不值得收藏?”许多年前,收藏界人士带着疑问咨询摄影家周梅生。“值得!”他肯定地回答。他认为,具备收藏价值的照片应该具备文献性、艺术性和唯一性,而原作可以使作品具有这样的唯一性和收藏价值,因此在影像收藏市场要有回归原作的概念。原作可以参照书画界的收藏形式,对作品的版次、规格加以限制。另外,当前摄影市场不是作品不好,而且缺乏规范性。
      云志艺术馆馆长刘云志有着20年丰富的书画收藏经验,自爱好摄影后,他将收藏方向转向了摄影领域。创立云志艺术馆,举办当代摄影家风光摄影展,就是希望在影像收藏上探索出一条路,在收藏的同时,让这些作品有个陈列展示的空间。
       新华社高级编辑、北京华辰拍卖公司影像顾问曾璜称,中国在不久的未来会有100家以上的博物馆、美术馆在收藏摄影作品,还有许多国外学术机构也在收藏中国摄影家的作品,收藏界一些知名大亨目光也转向摄影领域了。

       影像收藏的本质是对摄影文化艺术及影像科学技术的保存和传承
       北京华辰拍卖公司在国内首家设立影像专场拍卖,其影像拍卖被业内看作是影像收藏市场的风向标。结合华辰影像拍卖会成交成果,曾璜对中国影像市场的现状进行了深入研究。2006年首届影像拍卖成交额为250多万元,到2013年,成交额达到了2500多万元。从成交额的变化中,可看出国内影像收藏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成交总量稳步放大,价格走向有序。在影像收藏类别上,已形成中国重要摄影家代表作、有历史价值的老照片、艺术摄影、当代影像作品、摄影技艺技法发展史上的照片、以及国外名家作品、摄影图书等诸多类别。其中原始照片价格大幅上涨,早年用纪实摄影手法拍摄的影像艺术品不断被发现挖掘,一线摄影家的作品价格稳步上升,如观念和纪录类。当代影像大量出现,内容形式更丰富,创意和技术越来越好,初始价格回落。
       影像价值有三个层面,史料价值、古董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在收藏中,藏家要处理好价值与价格的关系,追求价值不一定要追求价格。同时应在摄影艺术史和美术史的框架下收藏作品。民间艺术馆的收藏要有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的收藏脉络。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冯建国称,2001年其作品在大众影廊展览时,每幅标价3000元。而2011年,著名摄影家陈长芬作品的标价已是每幅30万。透过这些数字变化也可以感受到影像市场的发展。
       曾璜强调说,“影像收藏的本质是对摄影文化艺术及影像科学技术的保存和传承。而不应纠结于金钱!”他建议摄影家要做好市场规划,迎接影像收藏热潮的到来。

       摄影艺术作品要具备
       “三创”、“三度”、“三高”
       摄影艺术家如何进入高端艺术作品市场?台湾摄影艺术博览会会长、东方设计学院邱弈坚博士给出了以下答案。
       成为艺术作品要具备“三创”,即创新艺术、创新意涵、创新异质。作品创作思维要有“三度”,即思维要有高度、创作要有广度,作品要有深度。对于摄影人而言,拍好照片不难,但用什么态度去拍照很重要。摄影市场决定于摄影家作品的高度、广度和深度。摄影艺术作品要有“三高”,即高超技术、高端质量和高度完美。他以约翰·塞克斯顿作品为例,解释了什么样的作品是精益求精,做到极致的。
       作为摄影家来说,要想成功还需要有“三多”,即作品多,要终其一生不断地拍摄;发表多,要经常举办个展、参加联展等;肯定多,要受到学者、史学家、批评家、研究员、策展人、画廊负责人等肯定。日本摄影家荒木经帷就是这“三多”的典型代表,从影40年间已出版了450多本作品集。此外,摄影艺术家还要形成基本的“三格”,即风格、品格和规格。
       “一个摄影家如果没有很好的文本(即画册),就进入不了市场。”河南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姜健,结合自身的摄影实践以及担任大河画廊艺术总监期间的运作经验,提出这样的建议。国外收藏家在收藏作品时,首先会问“有画册吗?”同时还会在网上搜索其相关资料。一个摄影家的作品再好,但没有网上展览、传播等全方位的资讯记录,收藏家也是不会买的。因此,文本对于一个摄影家来说非常重要。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侯贺良表示,摄影家立足本土,系统创作有地域特点的摄影专题,有利于摄影家走向市场。

       为摄影家“名利双收”做好维权保障
       “你的照片卖了多少钱?”一直以来,业内摄影家们此话题都遮遮掩掩,耻于谈钱。很多人认为摄影作品是艺术品,艺术品怎能以金钱多少来衡量?社会上,摄影作品被滥用现象屡见不鲜,摄影人维权意识淡漠,很多摄影人更不知道如何维护自身作品的合法权益。同样,摄影作品要进入影像收藏市场领域,也涉及肖像权、物权和著作权等法律问题。
       研讨会上,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院长宋靖认为,摄影作品的版权问题如果不解决,就谈不上市场收藏问题。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林涛则鲜明地提出,摄影人也要“名利双收”,要名正言顺地获取名与利。“名”是指社会要尊重摄影家的创作成果,“利”是指社会在使用摄影作品时要支付相应的报酬。他介绍,作为国内唯一从事摄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自2008年成立起,就积极维护着摄影作品及其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2011年,协会率先与教科书出版机构签订了作品使用付酬协议,维护了教科书使用摄影作品作者的署名权和获取报酬权等权利。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通过对著作权及其相关权利的集体管理,促进摄影作品的创作、传播和使用,为摄影艺术品市场发展做好法律服务与帮助。
       从这些言谈观点里,我们看到了当前困扰摄影走向市场的发展瓶颈和问题,但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摄影人已积极行动起来,为摄影作品找寻着出路;越来越多的收藏组织机构已瞄准了这支潜力股,进军影像收藏市场。中国影像作品的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