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份最当下的影像收藏市场调查问卷

时间:2013-02-05
“影像收藏”,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摄影收藏”不约而同地成为《中国摄影报》和《人民摄影》年度总结中的关键热词。与此同时,大理国际影会官方杂志《秘境》隆重推出“2013年度影像助推计划”,“订杂志,送原作”,60位摄影名家的亲笔签名限量照片,一时间征订者如潮。

影像市场热度虚实与否?问题何在?画廊总监如何识人识作?藏家们如何慧眼识珠?快拍快拍网专访资深摄影师、藏家、画廊总监、影像专家(大理影会总监、《秘境》主编鲍利辉,摄影师王文澜、傅拥军、张晋、邸晋军,北京百年印象画廊总监陈光俊、上海M97画廊总监Steven Harris,来自上海、来自杭州上海的藏家以及华辰影像拍卖顾问曾璜)为您共同解读当下影像收藏市场真实图景。

大理影会鲍利辉:影像收藏,为摄影延续生命

娌娌:2013年影像收藏助推计划,大理影会为什么要做这事?

鲍利辉:说到底,我们想为中国影像收藏突破瓶颈尽点力,做点事。什么瓶颈?荷赛境外展览负责人Paul认为,如果中国有更多自由摄影师,中国摄影的风格更丰富,摄影水平也能提高。中国有自由摄影师。比如严明、木格、张晋、他们辞去工作做自由摄影师,作品很棒,有想法、有个性,被寄予厚望。但是这些自由摄影师常常因为经济问题无法延续自我创作,这是中国摄影多元化发展的一个瓶颈。


要保障他们的个性创作,就必须与国际接轨,实现‘摄影—代理—收藏—摄影’的良性循环。让摄影师作品通过画廊代理走向市场,被个人或者机构收藏。这不仅帮摄影师解决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摄影作品延续了生命,艺术史上许多重要作品都是通过收藏保存下来。


欧美国家摄影收藏市场也是在短短30年发展成熟的。摄影作品进入藏家视野后,培养了一批自由摄影师。而中国影像收藏刚刚起步,不成熟的市场状态束缚了中国摄影家特别是自由摄影师的成长。这次我们以摄影家推杂志,以杂志推收藏,以收藏推摄影家,希望以《秘境PHOTO》为常态化平台,把影像收藏推向千家万户。




















摄影师看“入市”


王文澜:我刚刚“入市”

傅拥军:我想办个收藏展

邸晋军:我希望收藏能进寻常百姓家

张晋:我一年收藏一位摄影师

娌娌:你的哪些作品已经进入影像收藏市场被收藏?通过什么渠道可以收藏你的照片?

王文澜:算刚开始进入市场吧!我在华辰影像拍卖过自行车、胡同,还有四五运动的原版照片。2005年,我在北京798百年印象摄影画廊举办过《自行车王国》的图片展览。他们选了30张照片,每张限量洗印30张,都是24寸的照片。我听说主要是外国人买的比较多。大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联系百年印象画廊。




傅拥军:第一次作品被收藏是2005年《对话幸存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那件作品当时获了首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后来有多件关于留守儿童和西湖的照片被一些独立书店及私人收藏。这几年也有几个画廊想代理我的作品,因为工作重心还在拍照上,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顺其自然吧!



张晋:我在市场上销售的作品主要是《又一季》系列(2012三影堂大奖作品)。三影堂正在代理我的作品,将来还可以通过浮图网(voutu.com)购买,是曾翰率领的真实视觉机构主办的,目前这个网站正在公测,三月初正式上线。最近有个机构正在和我联系要收藏我的一套作品。非常感谢这些专业机构和收藏者对我的支持和认同。

收藏我作品的各种藏家都有,除了国内外藏家,专业机构,摄影师,还有一些工薪族的朋友(主要购买小版照片)。他们有一些注重收藏或升值价值,有一些是作为特别礼物赠送至亲,也有一些就是因为喜欢,买去挂在家里。有意思的是,好些买我作品的人,最后都成了朋友。

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又一季》在三影堂得奖之前,杨延康老师就收藏了我的作品,并给予了我很大的鼓励,杨老师有一双敏锐的慧眼,再次感谢他。

邸晋军:我在市场上销售的主要是湿版原作《青年》、《湿海》。我的作品比较特殊,每一张照片都是原版照片,只有一张,可以直接在画廊做销售,也可以到拍卖行拍卖。收藏我照片的人应该以专业做艺术品投资的藏家为主,当然,我本人更希望这些照片能进入普通老百姓的家。

要找我的作品,可以通过上海的先锋画廊、全摄影画廊来收藏,也可以通过华辰拍卖。



娌娌:您自己收藏照片吗?会收藏哪些人的作品?为什么?


王文澜:我收过一张程玉扬的胡同照片。这个胡同里原来有一个四合院,后来被拆了,我很喜欢那张照片。摄影师的拍摄方式也比较独特。他是用8*10相机,直接在相纸上感光拍摄,一个场面由一二十张照片拼接而成,出来的是负相。


傅拥军:我从2007年开始陆续收藏一些我喜欢的摄影家的作品。目前已经收了阮义忠、陆元敏、恒父、付羽等十多位摄影家的作品。我自己一直拍摄中国留守儿童的专题,所以特别喜欢收藏我喜欢的摄影家的儿童题材作品我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系列收藏,有机会我想办一个我的收藏展。


张晋:我会和其他摄影师交换作品,或者购买,其实购买更合适,是对摄影师劳动的尊重,也有利于市场的规范。至于选择标准,摄影作品的品质和气质是我最看中的。根据自己的经济和精力,我打算一年收藏一位摄影师的作品。

邸晋军:我收照片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用早期摄影工艺制作的老照片,因为我自己做玻璃湿版的,通过原作可以学习!另外我也收一些当代影像作品,比如卢彦鹏的山雾系列,路泞的《寻常》系列。主要通过交换作品,这也算是收藏的起步吧!收藏作品主要出于喜欢,有时候家里装修挂照片,也希望有些原作。



画廊总监看市场


百年印象画廊总监陈光俊:未来5年,前景可期

M97画廊总监Steven :艺术家比艺术品更重要

娌娌:请简单介绍画廊的定位,选择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的标准?


陈光俊:百年印象画廊成立10年,早年根据当时国内的情况,对纪实类影像关注比较多。比如解海龙的希望工程照片,翁乃强的文革照片。近两年比较关注当代观念艺术作品,这类作品是国内外艺术市场中发展最快,最受重视的。

选择什么样的作品进画廊?人是第一位的,艺术家要有信誉,有合作精神。我们在发现优秀作品展示作品的同时,更加看重对艺术家本人的培养。

具体来讲,第一,我们希望艺术家有自己对事物的鲜明的态度和立场。知识分子最可贵的是对社会的批判精神。第二,是否关注当下,对社会有敏感性。他能从平常生活中看出当下或者未来的重要话题。关注自身、关注朋友也可以,但要找到与社会话题的切入点。第三,艺术家的可持续性。我们去国外参加艺博会,经常有老客户来问他们收藏过的艺术家的新作。我不希望我们的签约艺术家在完成一组成功作品后就消失了,希望他们保持旺盛的艺术生命。第四,影像作品本身技术上要达到一定技术水准,在不丧失你的思想性和批判性的前提下,作品要好看。谁都不希望家里挂一幅看了想做噩梦的照片。所以,艺术创作这碗饭非常难吃,很辛苦,艺术家要有心理准备。


Steven:我是美国人,1990年代看到中国一些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比如邱志杰、洪磊、荣荣的作品,我本来打算2003年在北京开画廊,那时北京专业画廊很少。2004年我来到上海,决定在这里开,2006年成立M97画廊。


我们画廊大多数艺术家都由我们独家代理,一年中新签约的艺术家可能就只有一位,选择一个“艺术家”比选择什么类型的“艺术品”更加重要。艺术品要能被人们理解欣赏,如果我不能够深入理解“艺术家”,就无法更好地理解“艺术品”。我要寻找那些真正有才华的艺术家,他们需要良好的技术,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艺术思维和创造力,作品能够启发观众,建立更加深入的心灵联系。


一个好的艺术家或摄影艺术家——特别是新锐艺术家——不应该考虑为“市场”创作。有鉴别力的藏家也不会对这部分艺术品感兴趣。艺术家首先要关注对自己是否能够创作出鼓舞人心的作品。能否以不同的视觉形式向观众发问,或者给予他们视觉上的诗意灵感。商业机会很容易开发,而真正的对艺术理解和欣赏则困难得多,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市场机制。要创作出优秀的摄影作品,艺术家需要阅览相当数量的作品,无论是当代摄影或是有历史价值的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