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蹴鞠起源

时间:2015-03-31

蹴鞠起源
蹴鞠所用之“鞠”,可上溯到石球。石球约十万年前的丁村文化遗址首先出土,四万年前的许家窑文化遗址大量出现。石球最早是狩猎工具,原始社会后期出现了用脚踢的石球及镂空的陶球。蹴鞠传说为黄帝所作:“蹴鞠,传言黄帝所作(刘向《别录》)”。明《太平清话》也记载:“踏鞠始于轩后,军中练武之剧,以革为元囊,实以毛发”。是说蹴鞠始于黄帝,开始用于军事训练。鞠是用皮子做成圆形,里面装满毛发。战国帛书有黄帝杀死蚩尤以后,“充其胃以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的记载。

战国蹴鞠
蹴鞠一词最早见于《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书中记载:西汉时身为“安陵阪里公乘”的项处,因迷恋“蹴鞠”,虽患重病仍不遵医嘱继续外出蹴鞠,结果不治身亡。其后蹴鞠一词在《汉书》中多次出现。不过,汉以前的战国,称古代足球为“蹋鞠”。《战国策·齐策》中记载齐国首都临淄人的生活时说:“临淄之中七万户……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蹋鞠者。”这段话后来也在《史记·苏秦列传》中出现过。是说富裕起来的临淄,市民有很多文体活动,包括吹奏、击打、弹拨乐器,斗鸡、赛狗、下棋和踢球。这些史料表明,战国时期的齐国都城临淄,蹴鞠已发展成一种在民间广为盛行的娱乐方式。

两汉三国蹴鞠

两汉三国时期,蹴鞠发展较快。首先,娱乐性蹴鞠得以继承。有“康庄驰逐,穷巷踏鞠”,“上以弓马为务,家以蹴鞠为学”的记载。其次,出现了表演性蹴鞠。表演性蹴鞠是在鼓乐伴奏下进行以脚、膝、肩、头等部位控球技能的表演。从汉画像石上所描绘的蹴鞠表演看,有单人蹴1鞠、单人蹴2鞠、双人边击鼓边蹴鞠等形式;有足踢、膝顶、双腿齐飞、单足停鞠、跃起后勾等技术动作。有人称之为“蹴鞠舞”,是百戏中的重要节目。
第三,出现了竞赛性蹴鞠。这种蹴鞠一般设有鞠场,鞠场呈长方形,一般为东西向,设有坐南面北供观赏的大殿,四周有围墙,称为“鞠城”。具体的蹴鞠方法在东汉李尤的《鞠城铭》有所说明:“圆鞠方墙,仿象阴阳。法月冲对,二六相当。建长立平,其例有常:不以亲疏,不有阿私;端心平意,莫怨其非。鞠政犹然,况乎执机!”
第四、蹴鞠开始用于军中练兵。刘向《别录》中说:“蹋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才也,皆因嬉戏而讲练之”。蹴鞠除象征“兵势”、有训练武士的作用外,也用于丰富军中生活,使战士保持良好的体力和情绪。“今军无事,就使蹴鞠”,就是后者的反映。汉代班固把古代足球列入兵家技巧类,并称:“以立攻守之胜者也。”唐朝颜师古注云:“蹴鞠,陈力之事,故附于兵法焉。”

唐宋蹴鞠
如果说汉代是蹴鞠文化发展的一个高潮的话,那么唐宋则是蹴鞠文化发展的第二个高潮。首先,充气球的出现。蹴鞠从最初使用塞满毛发的实心球,唐代以后则出现充气球(一说南朝以后就出现了充气球)。唐代仲无颇的《气毬赋》:“气之为球,合而成质。俾腾跃而攸利,在吹嘘而取实。尽心规矩,初因方以致圆;假手弥缝,终使满而不溢。苟投足之有便,知入门而无必。时也广场春霁,寒食景妍。交争竞逐,驰突喧阗。或略地以丸走,乍凌空以月圆。”第二、球门的出现。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乐考二十》中说:“蹴毬盖始于唐,植两修竹,高数丈,络网于上为门,以度毬。毬工分左右朋,以角胜负。”用球门的蹴鞠比赛一般是单球门,大多在宫廷宴会时进行。这比此前的直接对抗后退了一步,但对踢准要求更高。筑球时在球场中央竖立两根高三丈的球杆,上部的球门直径约一尺,叫“风流眼”。衣服颜色不同的左右军(两队)分站两边,每队12或16人,分别称为球头、骁球、正挟、头挟、左竿网、右竿网、散立等。球头与队员的帽子亦稍有区别。比赛时鸣笛击鼓为号,左军队员先开球,互相颠球数次然后传给副队长,副队长颠数待球端正稳当,再传给队长,由队长将球踢向风流眼,过者为胜。右军得球亦如此。结束时按过球的多少决定胜负,胜者有赏,负方受罚,队长要吃鞭子,脸上涂白粉。[2]
第三、蹴鞠活动更为普及。宋代从皇宫内院到平民家庭,都以蹴鞠为乐。元代钱选所绘《宋太祖蹴鞠图》,便是描绘宋太祖赵匡胤与赵炅、赵普等人踢球的场面。市民也常常在御街和横街玩蹴鞠等:“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鞠疏狂”。
女子中也有蹴鞠活动,不少宋代铜镜中有男女相对踢球的纹饰,宋代陶枕也描绘了民间少女踢球的情景。
第四、不用球门的踢法逐渐规范。这种踢法叫做白打。从一人场到十人场。“一人场”由参加者逐一轮流表演,称为“井轮”。除用足踢外,头、肩、臀、胸、腹、膝等部位均可接球。使球高起落下称为“飞弄”,使球起伏于身上称为“滚弄”。它以表演花样多少和技艺高低决定胜负。二人以上至10人分别称为二人场、转花枝、流星赶月、小出尖、大出尖、落花流水、八仙过海、踢花心和全场,各有规定的踢球路线。用上身触球称为上截解数,膝以上部位触球称为中截解数,用小腿和脚踢称为下截解数。踢法繁多,所以《蹴鞠谱》上说“脚头十万踢,解数百千般”。第五、出现蹴鞠组织并有社规。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和发扬互助,至少在南宋时期,宋代的蹴鞠艺人组织了自己的团体,叫做“齐云社”,又称“圆社”。这是专门的蹴鞠组织,专事负责蹴鞠活动的比赛组织和宣传推广。齐云社还制定了《齐云社规》。其中有“十紧要”:要和气,要信实,要志诚,要行止,要温良,要朋友,要尊重,要谦让,要礼法,要精神。“十禁戒”:戒多言,戒赌博,戒争斗,戒是非,戒傲慢,戒诡诈,戒猖狂,戒词讼,戒轻薄,戒酒色。宋人谈到蹴鞠的价值,称赞“蹴鞠成功难尽言,消食健体得安眠。本来遵演神仙法,此妙千金不易传。”又说:“巧匠圆缝异样花,智轻体健实堪夸。能令公子精神爽,善诱王孙礼义加。”不但能令人健身、愉快,还有助于领悟礼义,体现了蹴鞠观念的发展与变化。

辽金元蹴鞠
辽金元时蹴鞠是朝廷节庆的节目之一,“皇帝生辰,乐次。……酒六行,筝独弹,筑球。”金元时大戏曲家关汉卿在《不伏老》的散曲中,自述平生喜爱地说:“我也会围棋,会蹴鞠,会打围……。”元代无名的氏散曲说:“见游人车马闹,王孙争蹴鞠。”说明蹴鞠在当时十分普及。男女对踢在宋元时也屡见不鲜。元曲中说:“似这般女校尉从来较少,随圆社常将蹴鞠抱抛,占场儿陪伴了些英豪。那丰标,体态妖娆……。”这种情景在文物中也有反映。现藏历史博物馆和湖南博物馆有两块足球纹铜镜,镜背面的浮雕就是一对男女对踢。但这些女性是专门陪人踢球的艺妓而不是普通妇女。

明清蹴鞠
明朝,蹴鞠仍在广泛流行。《明史》上记载,拥兵三吴、称兵割据的吴王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每出师,不问军事,辄携樗蒲(一种赌具)、蹴鞠,拥妇女酣宴。”可见蹴鞠已和淫乐连在一起。所以,朱元璋称帝之后,传下圣旨,严厉禁止军人蹴鞠。朱元璋的圣旨只能禁止军人,但并不能改变蹴鞠的娱乐性质,也不能禁止民间的蹴鞠活动。明代出现了专门制作鞠的手工业作坊,出售各式各样的鞠(时名为“健色”)。在《蹴鞠图谱》中著录“健色名”有24种(有人称为“有品牌的商品鞠”),在《蹴鞠谱》中著录“健色名”有40种。明代手工业、商业的繁荣,也带来了民间会社的蓬勃发展,行话也随之流行。明初时期《蹴鞠图谱》中圆社锦语有45个,到明朝中后期,在《蹴鞠谱》中圆社锦语发展到130个。
到了清代,在史籍上有关足球活动的记载,就寥寥无几了。满族人曾将其与滑冰结合起来,出现了“冰上蹙鞠”的运动形式。清初每年冬天在太液池(今北海)举行冰嬉典礼,“习劳行赏,以简武事而修国俗”。每年农历十月,“每旗照定数各选善走冰者二百名,内务府预备冰鞋、行头、弓箭、球架”。冬至后九日,皇帝“驾幸瀛台等处,陈设冰嬉及较射天球等伎……”。冰嬉的内容还有冰上蹙鞠、打滑挞、冰上杂戏、冰床(凌床)、速滑等。
清代中叶以后,随着西方现代足球的传入,中国传统的蹴鞠活动基本上被欧洲的现代足球所取代,而踢毽子作为“蹴鞠之遗事”(宋高承《事物纪原》),而得以继承与发展。






  2400年前临淄的古代足球,当时叫“鞠”,外面一层皮革,里面塞满了毛发。“蹴鞠”就是用脚踢球的意思。在中国,《史记》和《战国策》是历代公认的最具权威的史学文献,它记载:当时的临淄城非常繁华,人们过着富足、优越的生活,“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犬、六博、蹋鞠者。” 这里的“蹋鞠”就是“蹴鞠”,这是中国开展“蹴鞠”活动最早也是最明确的记载。

  汉代还出现了世界上有史可查的第一个为足球而献身的狂热球迷——项处。《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名医淳于意为项处看病,叮嘱他不要过度劳累,否则有性命之忧,但项处禁不住蹴鞠的诱惑,仍外出踢球,结果呕血身亡。

  汉代存在于公元前202年至公元200年左右。在这一时期,中国的足球运动“蹴鞠”已经成为专业化的、有明确规则的运动。

      
蹴鞠,凝聚了中华民族无限的智慧和创造力,为中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的欢乐。蹴鞠向东传到了日本和当时的高丽,成为至今保存的传统体育项目。

  据专家研究认为:蹴鞠更多关于西线传播的证据。蹴鞠国际传播的西线路线主要通过陆上的丝绸之路先传播到安西(今新疆和田),后因战争带进中亚和中欧各国。在蹴鞠文化西向传播的过程中,汉代的文成公主、定远侯班超和丝绸之路上的中外商人做出了巨大贡献。据史料推断,蹴鞠西向传播的途径主要的不仅是战争方式,也包括和平方式。和平、平等的文化交流和互利互惠的商品交换是文化传播的重要基础条件。在《马可•波罗游记》里有记载:“中人蹴鞠于西地,蹴之以为乐”,是说中原汉人在西方各地蹴鞠为乐的情况。《隋书•突厥传》记载:突厥,本西杂胡也,……男子樗蒲,女子蹋鞠,饮马酪取醉,歌舞相对。”这些证据表明蹴鞠在其流传的过程中是经历了广泛的传播的。

  蹴鞠活动在唐代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和突破。首先是蹴鞠用具有了实质性改进,出现了八片充气的球,这在世界足球史上是一个重大发明。


  足球是当前世界第一运动,蹴鞠是现代足球的前身,研究蹴鞠,就是研究足球,也就是研究我们人类共同拥有的文化。蹴鞠研究,不只是中国课题,更是世界课题。当前,关注并研究蹴鞠文化的,不仅有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学者和专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多国学者和国际足联官员都对中国蹴鞠文化产生极大的兴趣,涉足这一领域。这是中国蹴鞠的魅力,也是中国蹴鞠对世界和平、人类发展的巨大贡献。


临淄足球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蹴鞠谱》,这本书是古代足球专业书籍,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足球专业书籍,这本书也印证了足球起源于中国。


据了解,《蹴鞠谱》作者为汪云程,明晚期或清顺治时期,全书共16页32面。《蹴鞠谱》书中版画刻印精美,初刻初印,印工精良。从该书的版图上看,那时的足球与现代的足球样子已经是非常接近了,此书为蹴鞠最早的文字和版画记录实证,书中记录了蹴鞠的场地,规则,招法等内容。

《蹴鞠谱》介绍了蹴鞠的由来、规则等。蹴鞠,是古代的一种体育运动,也就是现代的足球运动。书中关于蹴鞠的规则描述,和现代踢足球有些不同,对抗双方叫“左军”“右军”。该书介绍的蹴鞠规则与现代足球相同的地方是:大家都要把球踢进球门。此外,《蹴鞠谱》还介绍了十种踢法:肩、背、拐、搭、控、拽、捺、膝、拍、月。《蹴鞠谱》是古代足球专业书籍,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足球专业书籍,这本书见证了足球起源于中国。









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对足球起源的探索与研究一直没有间断过,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人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古代的足球游戏——蹴鞠与千年故都临淄有着深刻的渊源关系。蹴鞠不是单纯的球戏,它从远古人类球类活动演化而来,形成了有规则、有专业书籍、有行会组织和狂热球迷的运动,除了历史虚无主义者,是不能对它置若罔闻的。汤姆•霍兰对中国古代蹴鞠并不了解,甚至连了解的愿望都没有,他的眼里只有英国足球——只有现在,没有历史:只有英国,没有其他。人类球类活动的历史痕迹可以追溯到上千乃至上万年前,但形成为一种有明确游戏规则的运动方式——却是在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故都临淄。


中国蹴鞠与现代足球存在某些具体差异,但更多的是联系,蹴鞠是盛行于中国古代的足球运动,这恐怕是任何人也无法否认的。

据世界体育史记载,英国发明充气的球是在十一世纪,比我国唐代晚了三、四百年时间。由于球体轻了,足球的踢法开始以踢高、踢出花样为能事,到了宋代才流行间接对抗的单球门蹴鞠。目前有据可查的中国最早的蹴鞠团体——齐云社,比1857年诞生的英国最早的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要早800多年。

  回顾足球发展历程,流行了数千年的蹴鞠的兴衰,符合人类社会发展变化、新陈代谢的历史规律。跨越时间上的历史距离,暗弱沉寂的古代蹴鞠又在兴盛的现代足球中获得新生。

  一些西方专家因为对布拉特先生的不满,导致对世界足球起源地的质疑。事实上,足球起源于中国并不是布拉特先生一个人的观点。1985年,在中国举办的首届“柯达杯”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开幕式上,当时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先生在致辞中说,足球运动起源于这里,并且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是无可争议的。

  2004年2月4日,国际足联副秘书长热罗姆•项帕涅在伦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虽然不少国家认为自己是足球发源地,但历史学家以确切的证据表明,足球起源于中国的蹴鞠。”

  时任亚洲足联秘书长维拉潘说:国际足联和亚足联已经确认,中国的淄博临淄为世界足球的起源地。

  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指出:今年是国际足联的百年盛典和亚洲足联成立五十周年,今天我们宣布中国光荣地成为足球的起源地,(有了中国)才使足球不断成长、发展为今天这项完美的运动。


  尊重历史,以史实说话,是对世界文明的尊重、对我们人类自身的尊重,只有如此,才能更好地传承文明,续写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