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约翰•詹布鲁恩

时间:2017-06-07


       美国人约翰·詹布鲁恩(John Zumbrun),清末民初他在北京东交民巷的使馆区经营“照相工艺”(Camera Craft)照相馆,活跃于北京的外国人和民国政要社交圈。其实,詹布鲁恩拍摄的不少照片,都曾广为流传,袁世凯天坛祭天仪式的照片均出自詹布鲁恩,他是唯一全程记录该仪式的“御用”摄影师。为了拍摄张勋的辫子军,詹布鲁恩不顾安危登上城墙,并因此身负重伤。遗憾的是,由于意识形态的禁锢和岁月的流逝,让历史遗忘了这位民国最重要的摄影家。
      作为一名照相馆摄影师,詹布鲁恩几乎拍遍了北京周边的建筑景观,从圆明园遗址到颐和园,从北海、紫禁城到明陵、长城以及热河行宫,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詹布鲁恩拍摄的另一个主题是京味民俗影像,街头店铺、手艺人、驼队、老北京人的日常饮食,无不被他用相机一一记录。他曾采用极为罕见的的转机从拍摄记录下民国北京城市建筑和使馆周边的珍贵景观,并制作出超过2米长的彩色长卷。他甚至租用热气球,从空中俯拍北京城。
      詹布鲁恩的影像,曾被制作成不同尺寸的照片、幻灯片和彩色明信片售卖,成为了民国照相馆生态、摄影技术技法和影像传播研究的第一手珍贵史料。特别是他留下的保存极佳的10英寸底片,不仅记录着大量珍贵的影像,还隐藏着一段段民国摄影史、民国摄影科学技术史,民国照相馆史,民国中西摄影文化交流史。

      1929年,由于健康原因,詹布鲁恩带着在中国拍摄的所有底片返回美国,渐渐地淡出了中国人的视线而鲜为人知了,特别是有关他来华前的摄影经历,和返回美国后的经历仍疑问多多。不过,从他留下的珍贵底片,可以看出詹布鲁恩的摄影成就可与近年来不断浮出的中国建筑摄影鼻祖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 、喜仁龙(Osvald Siren)、民国风景摄影大师唐纳德 曼尼(Donald Manner)、出版第一版中国裸体摄影集的汉茨··佩克哈默(Heinz von Perckhammer)、怀特兄弟(White Brothers)和赫达·莫里逊(Hedda Morrison)等中国摄影史上的外国来华摄影大家相提并论,他们拍摄的民国影像正在共同构建起民国北京风情的西洋画卷。


詹布鲁恩不仅记录下了民国重要的影像,他的艺术摄影作品具有朦胧感。



詹布鲁恩街景照片中的人力车也具有很强的节奏感。



詹布鲁恩这张颐和园,表现出他具有独特的视角和对视觉元素的组构能力。



詹布鲁恩拍摄长城时,也有罕见的与众不同的视点。


曾出现在多本作品集中的詹布鲁恩重要代表作。


詹布鲁恩眼中具有摄影语言又充满画意视觉构成的的城墙和护城河。


具有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北京城门,但詹布鲁恩这张照片要早老布好几十年呢!

几近完美的詹布鲁恩人物环境肖像。

詹布鲁恩镜头中的满族美女,如她活到今天就应有100多岁了。


詹布鲁恩记录下北京郊外走亲戚的女人们。



詹布鲁恩捕捉住同时期摄影师很少涉及的京郊劳作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