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托马斯•查尔德

时间:2017-06-07
托马斯查尔德—镜头下的皇城

      托马斯·查尔德,1841年1月出生于英国什罗普郡(Shropshire)一个工程师家庭。1870年6月,查尔德告别家人赴中国担任清朝海关总税务司驻京燃气工程师一职,他出发时携带了一套湿版摄影器材,先抵达香港、上海后,最终于1870年8月27日抵达北京,此后开启了他长达二十年的北京摄影之旅。
      查尔德到北京后不久,即开始学习中文,最终达到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的程度。除了忙于海关的工程师工作外,他还大量利用业余时间忙碌于拍摄工作,并在寓所附近搭建了一间摄影室,兼职为在京的外国人和中国的富裕阶层拍摄肖像。1871年3月,他在致家人的信中写道:“明天我要打开设备开始拍照了。我特别想给他们拍张合影,而且北京没有其他的照相器材店,我这里是独一家……”可知,查尔德除了兼职拍摄工作外,还向在京的中外业余摄影师销售摄影器材和化学药品。当时的北京已经有不少业余师在拍摄照片,不过,还没有出现商业照相馆。
      在北京工作期间托马斯·查尔德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拍摄了北京及周围的建筑和风景,尤其是圆明园和颐和园的残迹,留下了它们被彻底摧毁前的宝贵影像。托马斯·查尔德是采用玻璃湿版照相工艺来摄制这些照片,但他的摄影作品质量不论从构图、光线运用、蛋白照片印制水平来说,在当时都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更为珍贵的是,托马斯·查尔德的照片一般都有其亲自签名,标明时间和地点,有的照片背后还有其印章,印章上有手写编号,表明此张在北京系列照片的序号,这在早期的摄影师中是十分少见的。这些资料为我们考证作品的拍摄时间、地点和拍摄者提供了直接的证据。
      据目前发现的作品看,查尔德作品的拍摄地点均在北京及其周边,未发现在其他地方拍摄的影像。尽管查尔德刚到北京后,仅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开始了摄影活动,并且在离开中国前的最后岁月仍在坚持拍摄,但现存照片的拍摄时间大多集中于1873-1880年。这些照片中不仅有北京的名胜古迹和城市建筑,查尔德的人像摄影也独树一帜,镜头下的百姓表情放松自然,不似清末很多照相馆人像那么死板僵硬。从《远东》杂志1877年7月号刊登过印有查尔德作品的广告清单来看,近两百张的作品几乎涵盖了北京所有的地区,可以说是19世纪亚洲城市摄影记录中最为完整的一部。
       查尔德是清末中国最为重要的西方摄影师之一,其长达20年的北京拍摄生涯,较为完整地纪录下清末时期皇城的风景、建筑和人文景观。他留存于世的摄影作品同时也是中国影像收藏市场中最受热捧的,他所拍摄的圆明园、颐和园旧影一组六张,曾拍出九十五万的天价,长期占据着中国影像拍卖市场的成交纪录,一直被国内外的藏家所喜爱。
       此本相册共计收录清末中国各地蛋白照片62张,均为8×10尺寸。其中包括25张托马斯·查尔德拍摄的1870年代的京城风貌,6张汉口宝记照相馆拍摄的作品。另有没有名字的上海、宁波、镇江、宜昌、汉口、安庆等地蛋白照片31张,均为原底晒印,清晰度佳,品相完好。
2016秋-68




1.北京前门


2.崇文门城楼,那时的护城河水正缓缓从脚下流过。


3.東四牌樓北向


4.前门街外景


5.西黄寺清净化域塔
     这座塔建于清乾隆四十六年。六世班禅来京为乾隆皇帝祝寿,不幸染病圆寂。乾隆为他修建了这座衣冠冢。塔呈金刚宝座塔式,用汉白玉建造,中间是宝瓶式主塔,四角还各立有一座经幢。塔下是三层基座,上面遍刻浮雕,精美异常。


6.西黄寺清净化域塔,东黄寺建于清顺治八年,西黄寺建于清雍正元年。北京旧时谚语有云:“东黄寺的殿,西黄寺的塔”。


7.圜丘自南向北拍摄皇穹宇与祈年殿


8.天坛圜丘


9.天坛圜丘


10.北海公园,清代时叫御苑西苑
1876年英国摄影师托马斯·查尔德在金鳌玉蝀桥上拍的,右边是团城一角,湖边几棵歪脖柳树后面,是堆云积翠桥,过桥到了琼华岛就可以登上左边的永安寺白塔了。


11.颐和园玉带桥


12.颐和园多宝琉璃塔


13.北京古观象台


14.古观象台之简仪


15.玉泉山双塔


16.玉泉山静明园


17.


18.居庸关南口关隘拱门
      居庸关历史上曾被称为“天下第一雄关”,因其得天独厚的险要地理环境成为北京西北的天然屏障和门户。这张照片,表现的是居庸关南口,目前南口城大部分已无存。照片后面若隐若现的萧瑟村落仿佛在向我们诉说着南口城曾经的辉煌 。


19.八达岭长城


20.十三陵石牌坊


21.明陵神道石人


22.明陵神道石兽


23.高玄殿牌楼、习礼亭
据《旧经文物略》载:“大高玄店在三座门大街神武门之西,明嘉靖时建,原大高玄殿清避讳改称元。”为清二代皇家道观。


24.南御河桥北望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