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汉茨•冯•佩克合默

时间:2017-06-07
汉茨·冯·佩克哈默生于奥地利,父亲曾经是一位摄 影师,但汉茨·冯·佩克哈默早年并不想子承父业去当一名摄影师,而是一心想考到慕尼黑艺术学院,但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原因,汉茨·冯·佩克哈默被应征入伍成为当时奥匈帝国的一名水手随部队来到中国胶东半岛与日本交战。在1914年的海战中,汉茨·冯·佩克哈默效力的舰艇被自己人误伤沉没,而汉茨·冯·佩克哈默则被救起,1917年-1919年间汉茨·冯·佩克哈默又到了天津的奥匈帝国军营内,他在中国总共居住了近十年,这时候他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并拍摄了大量北京地区的风土人情,历史景观等,也正是这个时候,汉茨·冯·佩克哈默对圆明园西洋楼遗址、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和颐和园进行了考察拍摄,他在1927年-1928年之间离开了中国回到了德国,并在1928年出版了自己的 第一本画册《peking》。此画册收录了大量圆明园西洋楼遗址、香山静宜园、 玉泉山静明园、和颐和园等西郊皇家园林照片。画册一出版立刻引起轰动。在随后的两年里,汉茨·冯·佩克哈默又先后出版了两本放映中国的画册。汉茨·冯·佩克哈默还在柏林著名的裤裆大街开设了一所照相艺术工作室。在第二次大战期间,汉 茨·冯·佩克哈默还曾经参与过德国军队的战地照相记录工作。1942年,汉 茨·冯·佩克哈默在柏林的照相艺术工作室在一次空袭中被盟军飞机炸毁。汉 茨·冯·佩克哈默便回到了故乡奥地利并在家乡又开设了一所照相馆,1965年在 其八十岁生日来临前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汉茨· 冯· 佩克哈默(Heinz von Perckhammer)(1895—1965)是出生在德国的奥地利人。热爱中国文化,父母都从事过照相馆业。他多次来中国摄影,以拍摄艺术人体肖像而闻名。1913年作为一名水手初次和中国结缘,在此居住十多年间拍摄了大量的中国风俗人情和历史景观的照片。出版有《百美影》、《北京》和《中国和中国人》等凹版印刷的摄影集。

人体作品《百美影》简介

《百美影》的出版,是世界上首次出版的中国人体摄影集,充满东方情调,构图精美、色调柔和,将中国女性的纤细腰肢优美的呈现,体现了佩克哈默高超的摄影和制作功力,在欧洲引起了巨大反响。两年后的1930年,中国摄影大师郎静山才出版了《人体摄影集》,对中国人体摄影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澳门烟花女子成就人体摄影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距摄影术发明将近百年的历史,澳门的本土摄影刚刚起步,而德国摄影师汉茨•冯•佩克哈默已经游遍中国的大江南北,沿途风土人情尽收镜头之中,然而他还不满足,一心为一个梦想奔波游走,那就是用他的视角来展现东方女性的人体美。

人体艺术在西方源远流长,原始艺术中的生殖崇拜,古希腊的雕塑以及古典绘画中有无数经典的人体杰作。摄影诞生伊始,模仿绘画的画意派也不乏优秀的裸体摄影作品出现。可在中国,却还从未面世。东方这个古老而神秘国家的魅力让让汉茨不能自拔,他希望能挖掘这个东方古国的人体美。

但在那个长期被封建社会统治和宗教禁欲观念的桎梏下的中国,汉茨•冯•佩克哈默为完成自己对人体摄影的不懈追求,曾被无数次的拒绝,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这项举动。无奈之下,他找到了澳门当时的妓院,一家妓院的妓女配合了他的全部拍摄过程,从而为我们留下这些中国最早的人体艺术照片。

画意风格里的中国符号

汉茨•冯•佩克哈默的人体摄影,具有西方唯美的画意摄影风格。其主要特征是柔软的焦点以及模糊的轮廓,表现在人体上,则产生一种梦幻般朦胧的美感。而此时的西方正是唯美的画意摄影向影像纯粹性的现代主义摄影转变的过渡时期。他的作品画面构成与使用道具,均为简洁的几何形态,开始呈现对于现代主义摄影的倾斜。拍摄中使用的花瓶、灯笼、古画、绘有中国传统纹饰图案的古式家具等都充满东方情调,而画面中使用莲花的图案背景或香炉、佛像等,模特保持禅修的打坐姿势,融合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展现了西方视角对于东方文化的视觉重建与再现,体现了作者理解的中国文化和东方人体美。

澳门作为最早开始接受摄影这个舶来品的港口, 自鸦片战争后的1844年开始,先后迎来了一批又一批不同国籍的摄影师,他们从不同的视角,怀着猎奇的心态留下了不少照片。在这众多作品中,德国摄影师汉茨•冯•佩克哈默(Heinz vonPerckhammer)拍摄的一组裸体摄影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这在那个深受封建道德伦理思想束缚的中国,无疑是极具挑战的。作品集结成《百美影》摄影集,1928年在德国出版,使欧洲人见识到了中国女性人体的魅力,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也为中国的人体摄影留下了最早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