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西德尼•戴维•甘博

时间:2015-04-13
       西德尼·戴维·甘博(Sidney·David·Gamble,1890年-1968年)是美国社会经济学家,人道主义者和摄影家。他年轻时参加基督教青年会,在1908-1932年间五次往返中美之间,他是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创建者之一,还参与了“平教会”在定县的教育实验,期间他一共完成了五部社会调查作品;他还在中国西部地区游历,拍下了大量的珍贵照片。在返回美国之后,他继续在基督教青年会服务,直至去世。
       出生于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是宝洁公司(Proctor & Gamble, P&G)创始人之一詹姆斯·甘博(James Gamble)的孙子,甘博先生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他第一次到中国是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的甘博是随家人来华,这次旅行使他和中国结下了毕生的不解之缘。他深受伟大的东方文化吸引,为她的贫穷而震惊,对她勤劳好客的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读完大学并获得社会经济学硕士学位之后,甘博多次来到中国。 从1917-1919年、1924年-1927年以及1931年-1932年,甘博作为一名志愿者,先后任北京基督教青年会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的社会调查干事,并就职燕京大学基金会。他还协助好友同窗布济时(John Stewart Burgess)发展燕京大学的社会学教育,他在中国的首部社会调查作品《北京的社会调查》即是在学生们的协助之下完成的


      西德尼·戴维·甘博(1890—1968)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是一位研究中国的学者和社会学家,也是一位颇有成就的业余摄影师。从1917年至1932年期间,西德尼·甘博曾五次来到中国,拍摄了大量照片,为中国这一重要历史时期留下了珍贵的影像档案。他的镜头记录了中国各地社会风俗、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样珍贵的画面如今已存世不多。

       作为宝洁公司创始人之一詹姆斯·甘博的孙子,从小优越的生活条件不但使小甘博进入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求学,还培养了他此生最大的兴趣爱好——摄影。1908年,少年甘博与父母旅行时第一次来到了中国,他一下子就被这个东方古老神秘的国度迷住了,用甘博自己的话说,这次访华之旅“就像是被一只东方的昆虫叮咬了一口”。正是出于这种魂牵梦绕,使甘博在此后的数十年间又三度寻访中国。

       甘博家族与美国在华创办的教会大学之江大学校长费佩德一家的渊源颇深,甘博在第一次造访杭州(之江大学所在地)时,便与年长自己十几岁的费佩德结为挚友。作为同样对中国人文地理具有强烈兴趣的摄影发烧友,甘博于1917年6月和费佩德及另一位朋友在上海会合,溯扬子江而上,一路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四川境内。他们原本计划继续前往拉萨,却因僧侣暴乱,西藏边境被关闭而未能如愿。但是4个多月的旅途中,他们拍摄了3500多张景致各异、内涵丰富的黑白照片。

       缘于与费佩德的这份珍贵友谊,甘博数次来华旅居时经常来往于北京和杭州之间。在杭州逗留期间,甘博几乎走遍了杭州城的大街小巷,游历了西湖等众多景点,拍下了许许多多反映杭州人文地理景观的照片。在长三角地区的其他城市,如上海、南京、苏州等地,也留下了甘博乘兴而至的足迹。作为一名社会学家,他对于记录各地古老建筑和历史地标则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尤其对那些具有地方特色的中国传统手工业情有独钟,所以在他拍摄的老照片中,有大量关于中国手工业者以及作坊、店铺经营的场景。

       在华期间,甘博曾担任北京基督教青年会的干事,负责社会调查和教育改革方面的工作,还在燕京大学任教。1922年秋,他与燕京大学神学院的教师步济时一起创建了燕大社会学系。他们合著的调查报告《北京社会调查》也在美国发表,一时洛阳纸贵。这份调查报告的内容包罗万象,从政治、经济、社会、商业、教育以至基督教的活动等无所不包,开启了中国现代社会调查的先河。甘博希望通过对中国社会的调查和评究,来帮助这个国家的贫苦大众。

       1924年至1927年,他再次来到中国,在此期间他对283户家庭进行了调查,并于1933年出版了《北平的中国家庭是怎样过活的》一书。此后,出于对平民教育运动的创办人晏阳初所作的“定县实验”的兴趣,他于1931年至1932年间第四次来到中国开展社会调查。在甘博写就的与中国有关的书籍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定县:一个华北乡村社区》。此书初版于1954年,为了论证书中提出的观点,甘博还将自己在定县拍摄的照片制成插图,作为佐证。后来,这本书成为西方史学界研究20世纪中国乡村的必读课本。

       与甘博留下文字的广泛影响相比,甘博所拍摄的有关中国的照片底片却被遗忘在家中的阁楼里,一直无人问津。这些尘封许久的珍贵影像,在一次偶然的机缘下重现天日。1984年,在普林斯顿亚洲协会的一次会议上,参会的甘博长女凯瑟琳·甘博惊讶地发现:“投映在墙上的一些有关中国风土人情的幻灯片是父亲拍摄的,这些幻灯片美丽而着色奇异。”为了挖掘更多影像资料,协会主席艾斯特特意来到了甘博家中。甘博的遗孀伊丽莎白·甘博将艾斯特领到家中三楼的一间壁橱前。经过他们的仔细翻检,发现壁橱里的几只檀木盒子中存放着几百张人工着色的彩色幻灯片,另外的几个鞋盒子里则装满了近6000张黑白照片的底片。

       发现照片的两年后,由凯瑟琳女士发起并成立了“西德尼·戴维·甘博中国研究基金会”,专门致力于保存和研究这批珍贵的老照片,并且从中精选了250张有代表性的照片,于1989年在北美19个城市及中国内地13个城市进行了首次巡回展出。从那以后,西德尼·戴维·甘博的其人其事,逐渐传遍了大洋彼岸。为了使这批珍贵的历史影像得到更为妥善的保管,2006年,凯瑟琳女士将其父拍摄的这批老照片及底片捐赠给了美国杜克大学善本、手稿和特藏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