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访收藏家石原悦郎

时间:2013-11-05
访日本收藏家石原悦郎先生
文/顾荣军



感觉日本著名收藏家,日本Zeit-Foto Salon(时代摄影沙龙)的老板石原悦郎先生有一个特点,无论是开幕式还是在接受我的采访都喜欢将头高高的昂起,而且说的英文棱角分明,所以我们交谈的最初空气有点紧张,甚至我也不自觉的挺起背昂着头。
然而,他确实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给我点了咖啡,掏出一大把法国巧克力给我,还似真似假的说“能与你这样年轻有魅力的女性交谈是我最大的渴望”,于是我不能不笑了,情绪放松,大量问题也就来了。
 
第一主题问题:为何要收藏?
记者:石先生,您为何要收藏摄影作品?最大的目的是什么?
石:钱,我要钱。摄影作品收藏可以赚大钱。
记者:只是为了钱么?
石:钱太重要了。比如说你,一个年轻的女性要买房,买车,买衣服,还要找男朋友,都要花钱是不是?我也一样。
记者:收藏真这么能赚钱么?怎么赚啊?
石:当然,将最好的作品买回来收藏,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卖去,这不就赚大钱了么?我建议你最好别做编辑记者了,也辞职去收藏,如果你现在还无实力,建议你先到日本来,我带你去买画册,告诉你一个秘密,收藏画册将来一定也能赚钱。
记者:啊,真的?那画册不是真正的作品,如何赚钱啊?
石:这个可是我琢磨出来的秘密不能告诉你,连我的助手我都没告诉她。
记者:噢,好吧,反正我聪明我自己也去琢磨琢磨。
石:当然,我收藏还有一方面原因就是收藏是一种病。我不幸染上了这种病,就治不好了。世界上很多著名收藏家都是因为得了这种病,那是不治之症。
 
第二主题问题:中日收藏的区别?
记者:你了解中国收藏么?你觉得中日收藏有何区别?
石: 有部分了解,因为我亦收藏很多中国人的摄影作品,如上海复旦的顾铮。但是我不太看好中国收藏界,因为中国有钱去收藏的人很多都是企业家,并非真正的收藏家,他们的收藏眼光有限,而正直具备收藏眼光的人却无收藏能力。所以这样会影响中国摄影市场,图片收藏业。
记者:那么日本呢?
石:虽然日本情况也并非十分理想,但相对于中国来说较好一些。至少日本有像我这样有眼光的收藏家,而且有实力去收藏作品。不瞒你说,我还收藏了几千幅绘画作品,常常会因为这些作品而觉得自己更富有。哈哈,这就是病因。
记者:你的收藏在日本很有名么?
石:这当然,现在日本古典摄影阶段的优秀作品,包括世界经典的摄影作品我都已收藏结束,日本的近代摄影作品也有一部分,因为日本的近代摄影作品不理想,所以现在还在继续收藏的就是现代摄影作品了。
记者:你说日本近代摄影不理想?那么中国呢?
石: 从1827年到1917年这段时间是古典摄影阶段,从1917年到1945年是近代摄影阶段,1945年至今是现代摄影。日本,韩国,包括中国的近代摄影几乎都是空白的。所以与欧美国家相比,中、日、韩的近代摄影作品收藏几乎是零。
记者:中国的近代摄影收藏为何这么弱呢?
石:这个还要问你呢,我也觉得非常奇怪。应该是有历史的原因的。若是你有时间作调查,分析,请别忘记要告诉我。
 
第三主题问题:不喜欢荒木经维,是不是不懂摄影?
记者: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日本摄影师荒木经维在中国非常有名,但我并不喜欢他的作品,不过似乎不喜欢荒木经维的人有不懂摄影之嫌?你如何看待?
石:你不喜欢他的作品就对了,他是我的好朋友。其作品并非如人们解释的有浓厚的历史背景,社会背景,其实就是他喜欢女人,并将喜欢女人的这一点表现在摄影作品中而已。你是女人,你当然不喜欢了。
记者:你如何看待他的作品?
石:我收藏了他的很多作品,因为正是因为你(你们)的不喜欢,说明此作品与你(你们)无共通性,所以才会独特才会具有他的收藏价值。否则你喜欢,他喜欢,大家都喜欢的作品,一定会贬值的。
记者:那我说,不喜欢他的作品,是否代表我不懂摄影?
石:那倒不会,但我认为你无法成为优秀的艺术家,因为真正的艺术家是要能喜欢大部分人不喜欢的作品。
 
在结束采访的时候,石原悦郎先生又变戏法一样掏出一张DVD故事片送给我留个纪念,并嘱咐我辞职后去日本找他,他会送一只猫给我。
我回答:“感谢石原感谢巧克力感谢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