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拍卖市场中的山东影像

时间:2013-07-03

影像拍卖市场中的山东影像艺术品

撰文:车亮 供图:华辰影像


在目前最大的中国影像艺术品交易平台华辰影像的纪录中,已经有超过一百件出自山东的影像艺术品,其中包括了十九世纪的原版老照片、纪实性摄影艺术和艺术摄影,以及采用摄影媒介创作的当代艺术品,其中包括重要摄影家的代表作,中国历史和摄影史上著名的影像,红色经典,当代影像艺术品,底片,摄影图书,影像古籍善本,立体照片、照相馆的照片,画意摄影、戏曲照片和“大合影”等。一本日本随军摄影师拍摄的甲午海战的相册以109万元的高价保持着山东影像艺术品目前的成交记录。


一、最早的山东照片

20135月,在华辰2013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中,一本约翰·汤姆逊的《中国与中国人影像》(John Thomson, 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His People)的画册以超过4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本画册中张拍摄于1870年前后的烟台朝阳街的照片是国内摄影收藏市场上出现的最早的山东影像。

画册记录了这张照片拍摄过程,当时正值隆冬,气温接近华氏零度(零下17.8摄氏度),摄影师站在近半米深的雪堆中,而一旁他雇佣的几个苦力还要拼命按住帐篷以免其被凛冽的西北风吹跑,而拍摄用的玻璃板完全被冻住了,他们不得不到附近的一位居民家中用火烤化上面的冰。

摄影术源于西方,因而中国早期的影像都出现在最先与西方发生接触的通商口岸,烟台是山东第一个开埠通商的口岸,因此最早的山东历史影像应该出现在烟台。

烟台开埠之后,西方列强纷纷在烟台山上购地设立领事馆,而朝阳街等地则被各家洋行占据,此外,这些外国人们还热衷于修建别墅和教堂,而不同时期的历史影像则清晰地记录下烟台从小到大的过程。在华辰2012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中,一幅由两张8X10英寸蛋白照片拼成的1880年代的烟台山全景中,英美法德日等各国的领事馆、洋行、别墅、教堂林立,远景高处的信号台也清晰可见,最后,这张照片在激烈的争夺中以18千元高价成交。


二、甲午战争影像

在烟台作为通商口岸急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国运却由于清政府的腐败和帝国主义列强的贪婪而日益衰落。虽然由李鸿章、曾国藩等人发起的洋务运动曾一度让人们看到希望,但是甲午战争的炮声却惊醒了所有人的迷梦。

驻扎于山东威海卫的北洋水师于18881217日正式成立,这是中国的第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实力曾是亚洲第一,世界第六。但就是这样一支舰队,却在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见证着洋务运动的盛衰。

关于这场120年前的战争,中方只有一些文字记载,而日本随军摄影师的跟踪拍摄不仅全面地留下了甲午海战的场景,也留下了陆战的影像。在华辰2013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中,一本珍贵的由日本从军写真班拍摄的反映中日甲午战争实况的“甲午中日海战写真摄影”照片册纪录了中日两国海军威海卫决战的主要内容,包括了威海城全景、刘公岛全景、刘公岛信号台、龙庙嘴炮台、黄土崖炮台、黄岛炮台、北山嘴炮台及水雷营、杨峰岭炮台、赵北嘴炮台、鹿角嘴炮台、祭祀台炮台、摩天崖堡垒等大量战争建筑及遗址;日本军舰在刘公岛港前大规模集结,中日海军海上正面交锋,定远号、威远号、靖远号军舰被击沉瞬间,战死的中国官兵,被降虏的中国军民等战争影像,每幅图片都明确记载了拍摄时间、地点、方位、人物部队番号)、事略等战争要素。最后这本8010英寸蛋白原版照片相册以109万元的高价成交,因照片不仅让人直观地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与落后的屈辱,更是研究中日甲午战争及中国近代史不可多得的影像资料,并对中国摄影史的诸多方面进行了补白。


三、德国的山东影像

在中国的门户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之后,蜂拥进入中国的除了那些为了攫取金钱而来的商人外,还有大量来华传播“福音的传教士们,他们往往先在登州(现蓬莱)或烟台落脚学习汉语,然后再前往济南、青州、潍县、兖州等地传教。

1897111日夜,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巨野县被民众杀害,德国藉此出兵胶州湾,并强迫清政府签订《胶澳租界条约》,整个山东也都划入了德国的势力范围。胶澳,即后来的青岛。在华辰2014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上,18张一组记录了德国军队强占青岛的照片以4万多元成交。

德国人在青岛修建了港口、教堂、医院、学校和造船厂,甚至还建有图书馆和啤酒厂。1904年,连接青岛和济南的胶济铁路经过5年的修建后正式通车,此后,青岛逐渐取代烟台成为山东最大的贸易港,而铁路另一端的济南也开作商埠。在华辰2013年秋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上,一本收录了青岛地区全景照、胶济铁路列车外观及内景和胶济铁路沿线各地风景照,堪称是清末民初山东地区的影像百科全书的山东铁路沿线写真影集以55千多元的价格成交。在影集中的这张青岛湾的照片中,竣工于1910年的德国基督教堂显得格外醒目,见证着德国对青岛的殖民史。


四、列强的瓜分

所有的西方列强显然都是争先恐后的想方设法瓜分中国。1898年,俄国以“协助中国抵抗德国强占胶州湾为由强占旅大;同年,英国又以“抵御俄国为由强租威海卫,于是,在甲午战争结束3年后,威海卫再一次成为国际事务的焦点。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英国人。

当时英国已经租借了香港,但英国人只是把这里作为海军训练基地和疗养地。于是每年的六月到九月间,那些在上海、广州、香港等地饱受酷暑折磨的欧洲人会和家人、朋友一起,乘船住进威海卫海边的别墅避暑,享受着海风所带来的凉爽。当时上海著名的美国摄影师唐纳德·曼尼(Donald Mennie)也曾到过威海,他的《中国美术画》画册在华辰2014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上以17千多元成交,其中就有两张照片拍自威海卫。


五、中国照相馆镜头下的山东

在摄影术传入山东后不久,各地也出现了一些由中国人开办的照相馆,如威海卫的兆芳照相馆、青岛的天真照相馆、烟台的亚丰照相馆、济南的小彭照相馆以及聊城的宝泰照相馆等。

当时的照相馆既为上门的顾客拍摄人像照片,也会外出拍摄一些风景照片出售。山东自古有一山一水一圣人的说法,因而趵突泉、泰山和曲阜等名胜也是照相馆摄影师们最喜欢的主题。在华辰2012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上,一本1910年前后的山东风景相册以115千的价格成交,其中共收录了泰山及曲阜风景照片40幅,涵盖了岱庙、黑龙潭、一天门、经石沐、东西桥、回马岭、对松山、十八盘、南天门、玉皇顶、泰山极顶、孔庙、孔圣墓等景观。一百多年前的这张泰山玉皇顶的照片,似乎同今日所见的并无太大不同,对于沉默屹立着的泰山而言,一百年在其沧海桑田的历史当中,不过是白驹过隙的一瞬。

山东的照相馆还拍摄制作过其他地区的照片册作为商品销售,如出自烟台著名影楼亚丰照相馆的相册中就出现有青岛、上海、北京、广东、香港、厦门鼓浪屿全景照、上海外滩全景照及烟台使馆区全景照,并采用了流行的手工上色工艺,影调细腻,层次丰富地表现民国时期的唯美景致。

在照相馆的照片中,还有一批珍贵的长卷,如青岛天真照相馆1930年代拍摄的青岛全景照长1.44米,从信号山上将栈桥、租界区尽收入镜头,成交价高达575元。还有2013年华辰秋拍上,一张目前所见清末最大的青岛照片长达3.24米,由12张照片连接成册页,气势恢宏地纪录下青岛城市和海滨风貌,以21万多的价格被收藏。


六、日本的山东影像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早就对青岛觊觎已久的日本对德国宣战,并派海军封锁胶州湾,进军青岛。这场在山东的土地上进行的、发生在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也被称为日德战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唯一的亚洲战场,以日本的胜利告终。在华辰2011年秋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中一本日本士兵私人相册记录了当时日军进驻青岛的场景。

历史的张力往往就是在这些不经意的瞬间体现的,日军占据青岛之后,次年向北洋政府提出二十一条,这也为后来巴黎和会上的所谓山东问题埋下了伏笔,成为了五四运动的导火索。直到1922年,山东问题才得以解决,日本从山东撤军。

这时的中国已经陷入军阀割据的状态。1926年,国民政府军开始北伐,在北伐军捷报频传的时候,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进驻济南、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192851日,国民革命军克复济南,日军则于53日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杀害交涉员蔡公时及其他交涉署职员,并肆意焚掠屠杀,制造了济南惨案。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身受之耻,以五三为第一,倭寇与中华民族结不解之仇,亦由此而始也!此后,他在每日的日记中都坚持写上雪耻二字。

华辰2014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一组62济南惨案照片、明信片和手稿的相册,记录了日军抵达火车站、设置街头壁垒、泺源门被攻占摧毁、济南城墙被破坏等日军暴行场景,以近万元的价格被收藏。

史料表明自甲午战争之后,日本摄影师开始了对中国的系统摄影考察活动,并出版有大量的的画册,如1901年出版的十三本一套的《支那文化史料》就包括有山东。这类活动在二十世纪20-40年代达到了顶峰,并通过媒体介绍,以唤起日本人民的关注,为进一步侵略中国创造条件。如设在大连的“满蒙印画协会”出版发行的《亚东印画辑》,每月围绕特定的主题出版照片十张,涉及天文、地理、矿产、森林、地质、水利、社会、历史变迁、风俗民情、自然风光、人文历史、艺术文化等内容,并为每张照片配有详细标题、拍摄地点、情况简介等,其中包含有不少山东的影像,目前这类照片的价格大约在300元一张。


七、共产党的影像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山东抗日根据地也成为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坚持华北抗战的四大根据地之一。据红色摄影史专家顾棣新近出版的《中国红色摄影史录》介绍,从抗日战争起,就有晋冀鲁豫地区、山东地区、中原军区、山东军区、华东军区、三野、华北野战军等红色摄影师活动于山东。

据《中国红色摄影史录》记载,193812月,115师的苏静与郝世保开创了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摄影工作,那时的摄影条件非常艰苦,因为斗争非常残酷,并且摄影材料的供应十分困难。在华辰2014年春季拍卖会影像专场上,一组解放烟台战地照片记录了1945年胶东八路军向烟台地区发动秋季战役攻势的历史场景,内容包括八路军摧毁敌人坚固碉堡、占领毓皇顶、平度歼灭战、解放烟台及华北最大的玲珑金矿、占领刘公岛、解放军港威海卫等,最终以115千元的高价成交。

1949年后,各新闻单位相继成立摄影组:1950年,《大众日报》摄影组成立;1954年,新华社山东分社成立摄影组;1958年,《山东画报》创刊,并在1973年到1978年间连续举办“山东省摄影艺术展览”,涌现出一批摄影家和优秀作品,可惜中国摄影收藏出现较晚,以至于大多数摄影家没有留下可供收藏的影像艺术品。红色摄影中,由江青拍摄的毛泽东主席的照片以39.1万元的价格保持着最高的成交纪录。

八、山东的当代摄影艺术

在山东,1986举办的“国际和平年全国青年摄影大奖赛”,2001年举办的中国第一个民间摄影节“一品国际摄影节”,和“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在推动中国当代影像艺术的发展都功不可没,山东摄影家的作品在当代艺术摄影也占有一席之地,如刘树勇、李楠、黄利平的作品都出现在了华辰影像艺术品拍卖专场上,李林、王久良等一批年轻摄影家的作品也都进入了收藏市场。

但是山东摄影收藏的市场起步较晚,成长较慢,远远落后于其他省份。201451日淄博“云志画廊”以18位风光摄影家的180幅作品的收藏展开幕,据说是山东第一家收藏摄影作品的机构,随后,青岛也出现了摄影画廊,他们的出现标志着摄影收藏在山东的起步。

孔府里的松柏依旧郁郁苍苍,泰山上的岩石依旧巍峨屹立,黄河之水滚滚东流入海,而山东摄影文化的根是什么,又在哪里?距离外国人带着镜箱第一次在山东的海岸留下影像已经过了近150年了,或许在那些泛黄的历史影像中,我们能找到更多鼓舞我们继续前行的力量。(完)